文 廣土 圖 小萍
  口述憫然33歲水果店老闆
  憫然不敢說自己是個堅強的女人,但現實迫使她不得不勇敢地活著。她有一個檔案袋,裡面是四年來在獄中的男友盧剛寫給她的信、日記和詩文,以及他親手製作的賀卡,對於女人而言,然而假釋出來的男友真的值得她愛嗎?
  緣於看報的情愫
  2007年,是我人生的一個低谷。丈夫出車禍,離我而去,那時我們的孩子3歲。我的丈夫是一位卡車司機,他曾無數次承諾,會給家庭更多的時間,可始終沒有做到。他的突然撒手人寰,令我心力交瘁。正當我滿心絕望,偶然間看到報紙上一個專題報道,報道的人物,就是盧剛。
  2005年,為了幫朋友出頭,盧剛跑去和人打架,結果不慎失手,致人重傷。那一年,他才25歲,一時的義氣,導致他最好的青春時光都要在監獄里度過。在獄中,盧剛喜歡上讀書寫作,還在報紙上發表了一些文章。報紙的文章里寫道,盧剛作為青年人犯罪的典型,他對自己的年少無知悔不當初,但談得最多的,還是自己對母親的一份歉疚。我想,正是他的這份孝心打動了我。
  我是個絕望之人,本已心死,但在看到盧剛的報道時,突然卻有了一種傾訴的欲望。我當即提筆給他寫了封信,信寫好了,可沒勇氣寄出去。
  隔了一段時間,整理東西時,我又看到了這封信,想了想,還是把它寄了出去,也許這就是我們的緣分吧。
  一周後,我收到了他的回信,這是我始料未及的。我原本只想單純地傾訴一下,沒想到和他能有這麼好的交流。他的一句話,把沉湎於哀傷中的我一下子驚醒了。
  我在信中曾告訴他,母親在我10歲的時候去世,現在,我自己的家庭也支離破碎,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愛我。他說,你是母親留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珍寶,怎麼能為了一時的家庭悲痛就拋棄自己呢?就這麼一句話,令我豁然開朗。
  四年“柏拉圖”之戀
  從那之後,我們開始了不斷的書信往來。那段時期,我真的非常感謝他,是他的一封封信給了我鼓勵,給了我面對新生活的勇氣。我帶著兒子離開了老家,來到上海開了家水果店,準備一切從零開始。
  因為盧剛年齡比我小,最初我們一直姐弟相稱,而我一開始也確實想和他單純地做互相溫暖心靈的姐弟。但沒多久,他就在信中流露出對我的愛慕。對這個問題,我一直避而不談。
  2009年,我爭取到了三次探視他的機會。雖然見面必須在安徽的監獄中,而且每次只有一小時的交談時間,我還是義無反顧地一次次跑去見他。
  盧剛的家在紹興,由於離上海也不遠,每次看完他,我還會再轉道紹興去看望一下他的母親。他母親告訴我,他在老家有一個女朋友,我當時聽後並沒覺得怎樣,畢竟我只想和他做姐弟。可後來不知怎麼的,那個女孩知道了我的存在,很傷心。我想了很久,決定疏遠和盧剛的關係。
  許久沒有收到我的信,盧剛很焦躁,這從他越來越頻繁的來信中可以看出。恰逢我的生日,他不只寄來了信,還寄來了一本寫得滿滿的日記,日記里除了盡訴衷情的文字外,還有幾頁都是輓留我的話語。看到那些文字,我震撼了。
  我們恢復了通信。 2010年底,他再一次向我表達了愛意。這一次,我沒拒絕。我深知,自己一直很欣賞他,無論他的人生有什麼過錯和污點。
  戀愛開始了,形式仍然僅限於書信,偶爾能打打電話,我已很滿足。我願意以這樣的形式延續我們的感情交流。
  我滿懷信心地等待他出獄的那一天。盧剛知道我一人帶著孩子,所以在信中也常常關心地問候孩子的情況,親手給孩子製作一些小禮物,打電話時會和孩子聊上幾句。他說,等將來出去了,要把我和孩子一起接到紹興去。
  服刑期間,他的家人每個月要提供他生活費用,於是我提出以後他的生活費我來承擔。從2011年開始,一直到現在,每個月我都準時給他寄錢,雖然我的生活也很辛苦,但我無怨無悔。由於孩子即將上學,種種壓力之下,有段時間,我甚至一天要打兩份工。為了盧剛,為了孩子,為了我們的將來,我覺得自己再辛苦都是值得的。
  我覺得累的時候,就一遍遍看他的信。這些年,他在信中不止一次地給我勾畫美好的未來。他說,我們現在有一個兒子,將來等結婚了,再生一個女兒,甚至連女兒的名字他都想好了。
  2012年8月,我又得到一個去探望他的機會。這次見面依然很短暫,可聽說明年1月份,他也許會被假釋,我仿佛看到了曙光。
  他的感情只因寂寞
  2013年1月下旬,盧剛假釋出獄。我專程把孩子送回老家我父親那裡,然後風塵僕僕地趕去紹興看他。
  儘管之前我們見過四次面,可每次都是在監獄的特定地點、特定的時間里進行短暫交談。那種諸多限制的狀態下,我們無比珍惜見面的每一分每一秒。這次到了紹興,在盧剛的家裡,我們之間的感覺卻變了味。他每天都忙於出去見朋友,不怎麼和我在一起。
  我想他很久沒回來了,和老朋友聚聚也是應該的,就在家裡耐心等他。那一天,我幫他收拾房間,無意間碰掉一個小本子,撿起來,隨手翻看了一下,卻被我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東西。那是關於另一個女人的記錄,從日期上看,他們是2011年認識的。本子上詳細記錄了他們相識的日子,相識的一百天紀念日,以及點滴片段,最令我心痛的,是他對於兩人互相愛慕的心情描寫。
  我在想,自己是不是真的錯了?朋友們這些年一直告誡我,他和我的這段關係,不過是他在監獄中太寂寞太無聊而致,讓我不要太當真,不要陷得太深。可是,我從來都聽不進去。
  當時我就想和盧剛提分手的,等他回來,又沒忍心開口。不過,我在他家待不下去了,我對他說,明天能不能陪我出去玩一天,後天我就得回上海。他答應了。
  交往3年不容易,也許這次回去,就是分手了,我想在走之前,和他再好好相處一天,算是對這3年的一個交代吧。對於那小本子里另一個女人的事情,我隻字未提。剛好,那天紹興有個手工展覽,我一直特別喜歡荷花,我們就去了那裡。我們拍了合影,兩個人很親昵地擁抱著,但是表情卻不自然。
  壓抑了幾天的情緒,在開往老家的火車上,我才敢釋放出來。我不停地哭,回到老家後,我先到母親墓前哭了大半天,才去父親家接孩子。
  和父親聊了很久,父親一直都不看好我們這段感情,覺得無論從距離上,還是家庭情況上,我們差別都太大。盧剛從沒結過婚,而我是個離過婚,並且有個小孩的女人。
  我的未來在何處
  盧剛在獄中那幾年,我們的書信是兩三天一封。自從假釋後,基本就不怎麼寫信了,電話和短信也是寥寥無幾。
  我從老家回來沒多久,他為數不多的幾次主動和我聯繫,有一次是請我幫助他的朋友。他朋友要買房,手頭錢不夠,問我借點錢。我的朋友都說我傻,說都這個時候了,幹嗎還要借給他錢?而我自己是有很多考慮的,雖然我沒明確和他說分手,但心裡已經存在這個想法,只是早晚的事情,我覺得分手歸分手,幫忙歸幫忙。他那個借錢的朋友,在前幾年,曾為了我們在獄中見面出了不少力。對於錢,我始終是看得很淡。
  2013年7月我去紹興的時候,帶去了一套新的蠶絲被,不知道當時是不是有什麼預感,我對他媽媽說,無論我倆將來能不能在一起,我都想保留一條他蓋過的被子。還有這幾年,每一封信我都是用心去寫的,在他之後,我覺得自己不會再投入另外的感情中了。
  之後,我和盧剛就徹底斷了聯繫。
  每天我回家後,看到門口的那個信箱,就會徒增傷心,我幾次想離開上海。可是孩子大了,得有穩定的學習環境,老是讓他跟著我到處漂泊,我也於心不忍。我的路在何方?我該何去何從?
  (編註:本文人物均為化名。未經授權,文章不得擅自刊用。 )
  有心快語
  正確認識柏拉圖式戀愛
  男主持人 情為何物
  現實和想象的錯位,造成了這段戀情的缺憾。
  4年柏拉圖式戀愛難免會因為現實變味。或許並不見得是誰對誰錯,只是空間變了而已。
  在我來看,這是純精神上的愛情,只是一種美好而與現實脫離的感受。雖然有很多空間可以浮想,但也只能存在於電影和童話中。要想真正找到愛情,就必須真正敞開心扉,學會面對現實。
  精神式戀愛每個人都想要
  女主持人 看花如霧
  愛情是讓人欲罷不能的,誰都會去愛,沒有愛情的人生不是完整的人生。但愛到最後,是會傷人的——回憶里的愛情是苦澀,現實里的愛情也更是傷人的。
  正如標題一樣,精神式的戀愛,其實是每個人都想要的,因為沒有那麼多現實的束縛。但這樣的戀愛,卻又不得不變成只是一種思維上的憧憬。不過,也許我們可以換一種角度去尋找一種戀愛的方式。
  都市生活里碰到的各種感情問題,感人的、難忘的、興奮的,或者傷心的,請與我們感性地對話,理性地交流。請發郵件至qing-ganwanbao@126.com同我們聯繫,或撥打上海知音心理咨詢免費熱線:021-66059883
  (原標題:沉湎“柏拉圖式”受傷的我咋辦?)
創作者介紹

carl

rg62rgrj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